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12555开奖结果 >

在解放战争中国共双方都使用了多少日本人投入战争?

发布时间:2019-10-05 点击数:

  解放军在东北收编的三万日本兵 在日本侵华战争中,日本兵不仅曾经被阎锡山收编,东北的几万日本兵还被解放军收编。只是,这段历史沉寂了几十年。 日本兵有家回不了 加入解放军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中共中央即决定各解放区部队全面出击,迅速扩大解放区。冀东军区李运昌部队和山东军区万毅部队奉命进军东北。9月5日,冀东第16分区曾克林部率先进入沈阳,开始扩充部队,搜集武器。短短几天便收编了万余人,获得了大批日军遗留下来的武器弹药。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中村义光在四野 据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二野战病院连级会计师、日本籍军官中村义光回忆,1945年8月15日,中村正在中国伪满洲国的吉林省朝阳川警备队驻地服役。司令官将驻屯地的七十名军官集合起来,说正午有重要广播。到了正午,广播里传出了天皇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由于日本当局当时对民众和士兵封锁战争的真正消息,“日本一定胜利”的观念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因此他们对战败这个事实不能理解,就和有同样想法的一些同伴向朝鲜方面突围。但是,苏联军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了东北,使他们去朝鲜的想法破灭。这以后,他们就混在开拓团逃难的人群之中,东奔西跑,十分艰难。这时苏联军队渐渐撤回了苏联国内,八路军渐渐逼进,中村他们一伙人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盛准尉和高柳班长去吉林省敦化与东北民主联军警备二旅第五团团长、政委见面,民主联军方面表示欢迎他们参加解放军。中村等八十余人留在部队,其中有十余名有特种技能的留在二旅后勤医院工作,其他编到战斗部队或地方部队,中村分到二旅野战医院医务室。 参加八路军以后,他们想因为是外国人,也许会受到歧视。但令他们吃惊的是,他们虽然是日本人,但是作为“同志”,[2019-10-03]跪求林氏情歌 曹氏情歌 周等王子的歌!受到了平等的待遇。有特殊技能的人,如医师、飞行员、炮兵等,还可以享受特殊的士官待遇。后来八路军占领东北以后,部队改编,中村所属的部队被改编成解放军第四十七军。当时在四十七军中有三百名日本人,而在整个第四野战军中,大约有四千名日本籍官兵。 三万日本人留在东北解放区 《大地》(2001年第二十期)记载,东北光复后,在东北的日本侨民大部分被遣送回国,但还有一部分日本人留在东北解放区。据当时东北9省14个市的调查统计,确实知道的日本人数有12016人,加上遗漏的估计有31030人到33000人。其中,卫生部、军工部、军需部内的技术工人和技术人员较多,是一支不可忽视的技术队伍。具体分布在各部门的日本人数是:军区卫生部7200人,军区军工部2000人,军区军需部900人,军区其他系统1500人。据辽宁省档案馆馆藏的有关资料记载,到1949年,东北军工部留用的技术人员186人中,日本人就有103人,超过50%。 曾任日中和平友好会会长的林弥一郎在回忆录《我和中国》中说:他原是日本飞行部队的飞行员和教官,具有一定的飞机操纵和作战技术。八一五东北光复的时候,他所在的部队被苏军解除武装,全体人员被送进了俘虏收容所。解放军认为他们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从而把日本战俘当作朋友对待,优待他们,向他们宣传革命道理,争取他们帮助训练我军的飞行人员。从此以后,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林弥一郎总共培养、训练了百数十名的中国飞行。在日方人员的帮助下,东北航空学校于1946年成立。 留在东北的日本青年还报名参军参战,屡立战功者大有人在。仅人民解放军41军中就有88名日本人,有的是机关枪手,有的是抬担架的队员。立过大功、小功的达38名,几乎占半数。其中还有1名日籍的中国党员。 日本司机为专列开车 另据《凤凰周刊》刊文,四野战史第一次正式提到日籍战友,则是1998年10月第一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战史》,在第三章第五节“加强军队后勤建设”的138页—141页上,记载了四野初进东北时后勤系统留用日籍工人、日籍职员、日籍医生、护士的情况,含注解,总计876字。 他们当中最多的是医疗行业人员,东北1946年初就发生内战,急需医护人员,当时国共双方有日本侨民移送协定,后来发现,方面移送过去的日本侨民不少被军队留用,于是当时的东北民主联军也开始大规模留用日本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卫生工作史》记载说,当时卫生部门表彰的立功者有四分之一是日本人。 四野日籍官兵中功勋显著者,无疑是原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的林弥一郎部,这支关东军的王牌集体加入东北民主联军时,计有飞行员20名、机械师24名、机械员72名以及其他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近200人。以这些日籍官兵为骨干组成的东北老航校成为中国空军的摇篮。这里共培养出飞行员160人,其中23人参加过开国大典的阅兵。当年的空军司令员王海、空军副司令员林虎、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以及曾经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出的。 事实上,进入东北后,被吸收进来的日本侨民并非全部从军追随四野一路征战,还有一部分技术人员因解放区建设急需被分散到中国各地,规模最大的一支是1950年秋,800名日本铁路技术人员及其家属被送抵甘肃天水,负责修建兰州到天水的铁路。1951年春,天兰线日,在中共建政三周年时,天兰线提前八个月通车。抵达天水的这批日籍铁路技术人员,除了修建天兰线外,还有部分人员被抽调修建兰新铁路和山西铁路修建改造的工程中。 在日籍铁路技术人员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四野29后方医院的日籍炊事员吉冈宽,吉冈以前是技术高超的火车司机,解放战争结束后,吉冈转业至地方,在衡阳铁路局当火车司机。1953年南巡,吉冈被上级交代一项意外的重大任务,为返回北京时,担任长沙至岳阳段的专列司机。 周恩来1956年6月27日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说:“我们很感激一部分日本人,他们在解放战争时期,作为医生、护士、技术员参加了解放战争,这些更增强了我们与日本人民缔结友好关系的信心。日本的军国主义确实是残酷的,但协助我们的日本人民有很多。” 补充: 解放军中的十万日本士兵 m2mtroy 于 2004-8-24 14:52:35 解放军中的十万日本士兵 对于四野的日本人,我想谈谈我个人的一些了解。 我在日期间,因工作关系曾去过一个小地方。在那里我遇到了一位日本老人,四野的老兵。 当他得知我是中国人时,热情的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在寒暄之中了解了一些他个人的经历。 据他所述:他是随满州开拓团来东北务农的。1945年苏军进入东北后,东北社会一片大乱,当地有权有势的日本人纷纷逃回日本,但是象他这样的老百姓被扔在了一边。“当时活下去真难,很多日本人自杀了。是东北民主联军救了我”老人激动的说。老人大概是1947年入武的,一直在炊事班工作。参加了长春包围战,平津战役,最后随部队打到了广州。 老人大概在1951年返回日本。 在交谈间,老人当着其家人和子孙的面,兴奋的唱起了“东北民主联军军歌”和“我们敬爱的林司令”等歌。这些歌都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从没听过的。虽然时隔久远,老人汉语的发音已不准确,但是依然能听懂其意。 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在日本开始注意这方面的消息。这才发觉有不少四野日本人老兵写的回忆录。而且在NHK第一频道也放过一部关于四野日本人老兵的纪录片。 通过以上种种情况,我认为当时在四野参军的日本人决不在少数。根据他们的自传,他们基本在后勤,医务等部门服役。 这些人回到日本后,长期受到政府的敌视和社会的冷遇。这些人为共和国的建立作出了贡献,现在这些人都年愈古稀,我觉得我们政府应该为他们树碑立传。 作者在文中说;在他的公司参与大阪国际航空港二期建设时,结识了日中经济贸易中心理事兵头义清。 一次酒后,兵头义清偶然说起解放战争时期,有约十万日本人参加四野。兵头义清先生1943年参加八路军,解放战争时在38军 112师335团。 当听说北京有个38军战友会时,兵头义清透露;日本也有个38 军战友会,大概一万多人,仅东京地区就有几百人,335团的有好几十人。 兵头义清说:从东北抗联、八路军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里,曾经有差不多十多万日本人,八路军和解放军都把他们安置在后勤和支前战线上。 四野有几万朝鲜人人所共知,现在又冒出10万日本人。老天,国际纵队啊!!以前有句话: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是鲜血凝成的。而中日人民的…… 抗战时期有一批日本人参加了八路军和新四军,主要从事敌工工作。人数应该不多,以前有过公开出版的《八路军中的日本兵》一书。如果兵头义清说的是真的话,那在四野的日本人应不下十万。我军进入东北后,对一些专门人才极感缺乏,因此招募了一批日本技术人员,在兵工厂和特种兵及航空队和装甲旅里帮助工作,还有一批日本军事家专家,对解放军进行军战术指导训练并把与国军作战的经验传授给许多新组成的解放军部队,这是公开披露过的。 当时在东北的日本平民大概有近百万之数,关东军在70万左右。文中说十万人参军,我认为大部分应该是前日本关东军士兵。否则招募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日本人还不如招募同样的东北人。 从兵头义清先生说的情况看,参加解放军的日本人不会仅仅从事技术工作。以当时的装备和编制,38军哪里需要一万日本技术员? 文中最后说:兵头义清先生代表日本战友请求解放军总部: 1、 批准他们以中国人民解放军老战士和老战友的身份回老部队看看。 2、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增加这段历史。 3、 为曾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日本籍战士们树碑立传。 据称《中华儿女》杂志正紧锣密鼓地筹划,揭开解放军中的日本兵的神秘面纱!我们期待!!

  老蒋则是在战争吃紧后开始启用日本投降的将领做军事顾问,包括战犯冈村宁次,到台湾后前后庇护日本中高级军官一共近百人,后世叫“白团”,十余年间接受过白团培训军军官达上万人次。后因美方压力让这些人回了日本,之后这些人感恩,成立了一个名为“富士俱乐部”实为军事研究所的组织,不间断搜集军事资料给台湾方面。

  趣事:当时孙立人将军非常反对用日本人训练国军,花生米提出让白团训练的师和美方训练的师进行对抗拉练,结果白团胜出,然后孙将军就没话说了。

  根据日籍解放军回忆录,说有十到十二万,占关东军六分之一,四野每个连都有一个日籍班;

马会黄大仙| 马会手机看开奖现场| 22444聚宝盆| 白小姐心水论坛| 黄大仙救世网| 搜码网| 跑狗图| 创富网| 通宝高手论坛| 香港白小姐波色| 马会黄大仙| 白姐图库| 大丰收心水| 香港天下彩| 本港台开奖直播| 金财神79388| 开奖结果| 中马堂| 金码会| 金钱豹心水|